第504章 大结局(下)(1/2)

紧急通知:由于原网址出问题,现更换为:www.doupo8.com,请大家记的收藏与转发。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长期以来感谢大家对本站的大力支持。

第504章大结局(下)

小恶魔迅速缩小从空中降落,从空中透落的巨大阴影也随之消失了。

它恨不能到那冰块上面去踩几脚,阎萝萝连忙将小恶魔抓回来,“不能踩啊,你要是踩碎了他就死了!他要是死了又要重生,太麻烦了。”

小恶魔立刻嫌弃的几眼,“那还是不踩了,打个喷嚏也很烦人的。”

用冰冻的方式封印住南宫夜这具肉身之后,必须要尽快赶回缥缈峰,连同君华。

“老不死的,你运气真是好。”元崎很不平和道,“居然也有乘坐鲲鹏的一天,老夫太不平了。”

司空皓月淡淡道,“君华前辈当真能制止他们?”

君华长衫如风,“不能保证所有,但其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你死我活的心。如果他们当真是被梵夜所控制,清醒过来只会更加反对梵夜的意思。”

“那元神我们可拿走了,你尽快撤阵。”元崎目光炯炯盯着他,“喂,老家伙别不说话啊。你在如今算是年纪最大的,别跟老夫玩狡猾的那一套。现在一声不吭好像临阵投敌,最后又反咬一口什么的,那就没意思了!”

君华不以为然道,“本君不屑做这种事。但让我撤走灭天大阵这件事,容后再议。”

……

……

鲲鹏巨大的身体上,元崎等人不过在尾部。而鲲鹏之首的位置,只有阎萝萝和百里南风二人。

云腾之中,鲲鹏的身侧有游龙穿云驾雾,就像是在云海之中遨游。

“你一直和司空一起吗,我还以为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缥缈峰。”

百里南风搂着她,下颚紧紧挨着她额头,“魔兽之瞳成功过后,就已经接到司空的消息。他跑了一趟幽南禁地,才查出这件事。梵夜之所以动用这具肉身,便是因为南宫夜的身体才有封禁术的力量。后来终于找到,原来他将元神藏身在幽南禁地之中。”

“所以你是从幽南禁地来到这里的?”

“恩,如果从缥缈峰到此,很难说能否赶得到。”他又勾唇一笑,“多日不见,每夜入睡会不会觉得不太习惯?”

阎萝萝撇撇嘴,懒洋洋道,“习惯得不得了,现在回羽都真是轻松自在。”

腰间的手臂勾得紧了几分,“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喂,这是鸟鱼的背。”

“那又如何?”他低了低头,呼吸火热,“阿萝,没了南宫夜这个麻烦,你也找不到理由再自己一个人跑掉吧?恩?”

阎萝萝脸颊有些热,抿了抿唇道,“这个麻烦还在呢……”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他扬着眉头,抬指将她下巴跳起来,清透幽然的目光直视。

她听得心头咚咚直跳,想了想,“一定要嫁?”

百里南风绝艳倾城的脸庞上,笑意好似染上几缕冷光,“你说呢?”

“看来你很有把握,我觉得君华不太好对付的样子,不是个很容易被说服的人啊。”阎萝萝迅速转移,“好像很认准自己的死理。如果他质疑不肯让魔墓复苏的话……”

百里南风轻悠悠的一笑,“君华……倒是不足为惧,君华虽固执,但我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担心的是什么。在我看来,那些东西不是什么问题。”

“你这么有把握?说来听听。”

他眸子微微一动,好似划过了什么,转而却是魅笑俯身,环住她腰身,“小问题,不值得在久别重逢的时候讨论。”

阎萝萝无语道,“什么狗屁久别重逢,才多久!”

一句粗口后,百里南风意味浓浓道,“看来你真是和元崎师叔呆太久了……”

“哎哟,你嫌弃啊!”她吃吃一笑。

“不嫌弃,你嫁不嫁?”立刻反将一军。

阎萝萝有点心乱如麻的感觉,虽说不算那么突然,但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过于突然了一点。

“阿萝,你居然这么犹豫!”百里南风低哑着声音,似笑非笑道,“那这个问题,我还是晚上再问。”

“……你要不要这么没有节操!”她有预感,假装的小矜持可能到时候就变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节操?是什么?”

“那你重新问吧,我现在回答!”阎萝萝甜甜一笑,马上改变了主意。

百里南风抿唇带笑看向前方,“不问了,事不过三。可能夜里你答得比较快。”

“不行,你问吧!快问吧!”

某人笑容高冷。

……

……

快要抵达缥缈峰的时候,阎萝萝已经站起身,迎着凛冽的云风。

“不知道缥缈峰发生什么事了,梵夜说的那三十几个人,实力真的很强么?”

百里南风轻声道,“可以这么说,毕竟守护者数千年的实力,而且神墓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沉睡之中,幸存的人数比我们多。如果倾巢而出进入缥缈峰,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那……他说的如果让他们实力回到巅峰的话……”

“如果他真的能够用元神来让碧海蓝星恢复整个神墓力量,等我们到的时候,缥缈峰大概找不到活人了。”他淡淡地说,“包括天机阁所有人,以及容沧澜。”

阎萝萝忽有种庆幸感,“不过我见你神色都没有变过,当时鸟鱼的主意你怎么知道的?他到底什么时候告诉过你?”

“这个不需要告诉!”他轻笑,“我从魔龙当时的神态能看得出。”

“……”

“只是那种情况下,你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梵夜牵着鼻子走了。只怕梵夜也想不到,小恶魔能做到这一步。毕竟那是只有紫阶魔皇才能达到的能力。”

“只是一次龙息而已,很难么……”

他点了点头,“对于魔兽来说,大量灵力输出的攻击其实并不算难,有时候最难的反而不是杀招,而是擒招。”

这点她倒是同意,活捉向来都比弄死要难。

到缥缈峰的时候,缥缈峰已是一片混乱。

各个峰头上都有战斗的灵光,前山已经出现不少弟子的尸身。

那些千辛万苦求得门路的高手们,大概死都没有想到,还会有如此强大的敌人入侵缥缈峰。

只是还好不算晚,因为羽冥的速度够快,与人的速度相比起来,已经很大的缩短了时间。

阎萝萝立刻将羽冥与小恶魔一同去对抗那些守护者,最大的难度莫过于君华要求的活捉,不杀。

因为羽冥的速度,他们抵达的时候只是混战的初期。

几十名巅峰高手的相斗,几乎令整个山脉都发生震荡,山峰之上的灵光甚至压过了日光的存在。

任何一个亲眼所见的人都会觉得惊醒动魄,普通的人站在群山之中,只会感受到凡人的渺小与无力。

百里南风面沉如水,目光冰冷无情。同阎萝萝站在前山的中央,身旁是被冰封的南宫夜肉身与万年玄铁木,身周是几十具弟子的尸首,血流如海。

“阿萝,你的手上……”

阎萝萝抬起手,手上的幻夜灵石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光。

“怎么会这样……”她连忙内视一圈,本能觉得是那元神惹的祸。

幻夜灵石之中还算平静,但放置在幻夜灵石之中的天域卷轴却是火红耀光,里面的空间竟变成了一片火海。

“糟糕,为什么我觉得那元神发疯似的滋长……”

百里南风微蹙眉,“如果只是放在天域卷轴里,元神的确会比在补天石中更快的速度恢复。但元神已经放置数千年,即便是在天域卷轴中也不可能短短一天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碧海蓝星!”阎萝萝陡然想起来,“梵夜说过,他是用元神来是用碧海蓝星的力量,也就是说碧海蓝星和元神可能发生一些难以估计的事情……”

百里南风看着她,“你好像还剩下一部分碧海蓝星吧。”

“在……幻夜灵石里……肯定是!因为碧海蓝星在幻夜灵石里,元神不会很快就恢复吧,从这速度来说,反正不可能是先前那种在小怪物身上寄居一两年都无法有自我意识的速度。”

“你有感觉到危险么?”

阎萝萝摇了摇头,“暂时没有,虽然天域卷轴里就像起了一场大火,但幻夜灵石里还好。我觉得元神可能想出来,找到碧海蓝星。如果他成功的话,会发生什么?”

百里南风沉吟一刻,“立刻去魔墓,可能没有时间耽搁了。”

“但是这里怎么办?而且君华前辈不扯灭天大阵的话,可能会能耽误唯一的机会。”

百里南风你凝视了一刻远处的战火,即便有九天鲲鹏与魔龙,要生擒三十多名数千年前的守护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需要我们,小恶魔带我们去魔墓,羽冥和司空等人可以处理这些。元修师叔还在魔墓,我们先一步与他汇合。”

阎萝萝点了点头,然后召回了小恶魔。

“君华前辈,先得罪了。”百里南风交代过后,长袖一挥,将君华也一并带上了魔龙的脊背。

在去往魔墓的途中,百里南风才将要紧的部分与君华说清楚。

“碧海蓝星会使元神在最短时间内复原……”君华思忖片刻,“如果果真如此,梵夜必然利用这一点。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将我带去魔墓,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说服我?百里公子,你不同于梵夜,从来没有将暗神元神与自己融为一体。元神一旦复原到恢复自我意识,便可能发生夺舍的情况,你可知道?”

“自然明白。”

阎萝萝问,“夺舍?夺谁的?”

君华看向百里南风,“最适合的,自然是他,最完美的选择。一具身体之中只能有一个元神占据主位,梵夜吞掉了虚弱的光灵元神,恕我拙见,如今的你倘若面对恢复完全的暗灵元神,是不可能将他完全掌控。”

百里南风只是轻声一笑。

阎萝萝听得心惊肉跳的,南风知道,刚刚居然又不告诉她!

这么说,绝对不能让暗灵恢复。只是现在天域卷轴之中的元神到底成了什么样,连她也不知道了。

“如果有这种可能,我必然会开启灭天大阵,暗灵之源彻底恢复之前,将其完全毁灭。”君华声音冷然,有些遗憾,语气却异常坚定,“绝不可能答应你撤阵,再让你去冒这个风险。如今梵夜被冰封,神墓之人被你全数擒住也只是时间问题,而暗灵元神一旦在这种情况下恢复意识,天下必然会有一场浩劫。”

比如回到神墓,断掉天下人所有的光灵之源。

“我让你来,不是为了这件事。”百里南风低声说,“实不相瞒,元修师叔正在魔墓中。先前我已经得到里元修师叔的消息,本来打算等缥缈峰恢复平静再前往,但元神恢复的速度,可能等不了。必须冒一个险,需要借助君华前辈的相助。”

君华蹙眉。

“前辈去往魔墓便知,元修师叔已经在魔墓等候。”

到传说中的魔墓放逐之地时,已经是第三天的黄昏。

地面一望无垠的沙土,寸草不生的荒弃之处。

在进入这片土地后,又飞行了一段,天色沉暗下来的时候才看到那巨大的地下墓地在表面露出的一点残骸。

经过数千年无数个****夜夜的风吹雨淋,魔墓依然显示出绵延不绝的巍峨。在低空的飞行之中,仍然一眼看不到尽头。

月色西起,薄薄的夜色中,四周没有一丁点声音。

三人从小恶魔的背上下来,小恶魔重新回到阎萝萝的肩头,跟着一行人一起进入魔墓。

虽说名为墓穴,实际只是一个偌大的地迷宫,阎萝萝甚至可以看到空中有微弱的紫气流转着。

这种死寂中,仿佛每句话都带着回音似的,绵延不绝传递。

终于走进一处空旷的大殿之中,四周的墙壁上放了无数夜明珠,将厅堂中照得亮亮堂堂。

而中央一处正方形的冰台,元修已等候多时。

元修与君华是老相识,甚至几声招呼都不需要。

“要快点,我总觉得天域卷轴随时要出问题。等元神从天域卷轴之中出来,就会立刻接触到幻夜灵石之中的碧海蓝星了。”阎萝萝的内视中,天域卷轴已经是通红如火,只不过在这种状态之下,外形依然没有损毁。

“我已先一步接到南风的消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元修快速道,“那么长话短说,前不久我来到魔墓后,便发现与千年不同的是,魔墓依然残存着一丝灵气,料想是灵脉尚未完全枯竭。等我进入魔墓的中央,这才发现了元神彻底失踪,只留下一个空棺。”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